首页 > 领导讲话

卢进在总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培训班上的讲话

作者:总局     来源:中国冶金地质总局 发布时间:2013/12/24 浏览次数:5051

在总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

培训班上的总结讲话

卢  进

(2013年12月12日)

 

同志们:

这次总局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培训班,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圆满完成了各项议程,就要结束了。两天来,我们听取了国资委研究局彭华岗局长就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所作辅导报告,观看了学习贯彻三中全会精神辅导光盘,大家围绕贯彻落实三中全会精神、推进冶金地质转企改制,结合本单位和总局工作实际,进行了认真热烈的讨论和交流,提出了不少好的意见和建议。刚才,黔丰副局长、宜太副局长等5位同志结合工作实际谈了学习体会,谈得都很好。总局战略投资部介绍了地勘单位分类改革情况。这次培训班实际也是总局改革发展的一次务虚会。通过这次培训,大家进一步认清了形势,统一了思想,理清了思路,明确了方向,达到了预期目的和效果。

下面,结合大家的讨论交流情况,我就深化冶金地质改革再讲几点意见。

一、进一步统一思想,步调一致,形成共识,按照长沙会议提出的“转企改制、整合资源,打造以地质勘查为基础的矿业集团”这个战略目标坚定地迈进。在2012年长沙会议上提出的这个目标,从两年来的实践看是正确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实际上是一个全面深化改革的问题。对国有企业的改革而言,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的,必须坚持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就冶金地质的改革来说,既然我们的战略目标确定了,而且这个目标的确立是经过大家共同研究讨论、经过职代会通过的,我们也必须有一个道路自信、发展方向的自信。但是,我们的思想是否统一,我们的步调是否一致,我认为现在还未完全做到。刚才几位同志在发言中也提到了,在推进转企改制的过程中,在领导层有杂音,在群众中也有不理解。而从我们这次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情况看,一些老同志对推进“两大转变”、打造矿业集团还根本就不知道,还停留在过去的思维方式上,这说明我们的宣传工作没有跟上。我们有不少同志,虽然知道这个目标,但是如何推进实现这个目标,包括总局领导班子成员和机关部门主任在内,也心里没底,一步一步的跟进措施不很得力,甚至有个别同志、个别单位连这个目标都不认可,说一套做一套,没有真正的入脑入心、从行动上与总局确立的这个战略目标保持一致。这方面表现形式很多,比如,自己认为好的事、有利的事就拼命往前赶,对自己不利的事则牢骚满腹、推三阻四,有的当面不说背后瞎议论。我们新一届领导班子,在思想上是敞开的,决不会因你提了一条不同意见就给你穿小鞋、戴帽子。但是希望你把意见正面地提出来。

我们提出打造矿业集团的战略目标,目的是为了冶金地质的长久发展、为了三万多名职工的福祉。我们没有私心,没有个人的私欲。我们有些同志是挑毛病的高手,作为在职的同志,尤其是我们一些领导同志,也是这样的,讨论问题的时候,讨论项目的时候,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说风凉话。有的上班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呢?在这里就不具体点名说了,一人一台车,一人配一个司机,车差了还不行,别人忙着他看着,还要级别、要待遇,收入低了还不行。所以我想,我们通过对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学习,就是要进一步统一思想,形成共识,不是说你要怎么样,而是你必须怎么样。冶金地质未来的生存发展必须朝着以地质勘查为基础的矿业集团迈进,必须实现“两大转变”,这是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在这个大的前提下,我们可以讨论具体的实施细节问题。前提决不能变,对此如果哪一个同志,尤其是我们主要领导干部,还想不通,那就请把你的位子让出来。从总局领导班子成员,到各局院的党政主要领导,局院所属单位的领导干部,都要起带头作用,要高度重视思想认识的统一问题,决不能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我在小组讨论时也讲了,要讲大局利益、整体利益,如果你说这个战略不行,真不行我们就改,改也要听取大家的意见,通过职代会审议。但是我刚才也说了,从两年来的实践看,我们的战略方向是正确的,是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

二、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大胆实践“两大转变”。解放思想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总局从2003年的上海工作会议就提出要实现跨越式发展,要解放思想。十年过去了,每次开会我们都要讲解放思想,但现在真正没有解放思想的不是职工群众,而是我们的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包括我自己。群众的思想解放需要我们去做工作,需要我们去解决问题。事业单位、事业身份的确有吸引人的好处,旱涝保收,还有级别。真要跳出事业单位的圈子,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有一定思想障碍,也不太愿意跳出来,你们怎么样,我想你们肯定也有障碍,也不愿意跳。但是现在呢,你们在事业单位还拿年薪,拿年薪的时候还嫌钱少。扪心自问,你付出了多少?有的老同志说你们凭什么拿年薪,中南局离退休老同志上访时,拉一条绳子,公司的人可以进去,局机关的人不让进去。老同志还挺明白的,认为公司的人是跑市场的,你机关的干部凭什么也拿年薪啊。所以说解放思想、转变观念,首先是我们各级领导班子、各级机关要做到。试问我们大家的观念转变过来了吗?我看现在还都没有转过来。我们说转企,企业是没有级别的,一些干部提拔了以后首先关心的是级别问题,而不是干事创业的问题。我们一些干部要他到局院去任职很高兴,认为是重用了,要派往公司去就觉得是被贬了。现在我们在广西的工作,需要人去开拓,包括总局机关部门主任在内,没有人站出来说要去做这件事。你们局院长里有没有愿意去的,虽然我没有问过,但我估计也没人愿去。这就是思想观念问题,大家都愿意往局院里跑,叫局长好听,叫老总不好听。都愿意自己说了算,画一个小圈子,却没有一个集团的概念,没有一种企业的理念。

我觉得解放思想、转变观念问题对于我们下一步深化改革是非常重要的。这段时间我也在不断反思,我认为近两年的工作虽然有不错的成效和进展,但是很多根本性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究其原因,我想首先是我,也包括你们大家,在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方面做得不够。所以我们通过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首先要解决好自己的思想观念解放问题。要多走出去学习,看看人家华润集团市场化是怎么做的,好的民营企业市场化是怎么做的。前段时间华东冶金地质局派十几个人来我们这里学习,我们一些单位也组织人到他们那里去学习,学来学去都差不多。我曾经到远大去学习过,也到国外的公司去学过,对我触动都很大。在不同的环境里,有不同的思想。所以我建议大家,也不用大规模地去学,派精干的人员到先进企业去学习学习,看看人家是怎么做的。下一步,我们如何推进“两大转变”,在一些具体的问题上,在明年的职代会和工作会议上,要研究提出一些办法,力争实现突破。

三、加速推进事业单位分类改革。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刚才安竞同志介绍了一些情况,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做好应对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前期准备工作。怎么准备?首先要弄清一个大概念,你是公益一类还是公益二类,还是生产经营类,生产经营类的都要转企,公益一类是不可能的。我们还得把自己的底数摸清楚。比如说你二局,到底有多少人是能够在市场上自己养活自己的,还有多少人是需要养的、吃闲饭的,虽然你们加入了地方事业保险,但是你每年要拿出多少钱来,你一年的经营收入是多少?等等。我刚才算了算,全系统在职一万五千人左右,到“十二五”末规划也就200个亿的总收入,你想年薪拿两百万是不可能的,即便有也是个别的,现在才100多个亿,去年拢拢才125个亿。我听中南局说拿出两个亿来,一局说拿出三个亿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到底要多少钱,要搞清楚。我们要转企,要争取什么政策,比如说需要注入资本金多少?我们现有的土地能不能跟地方的、属地化的地勘单位一样,土地都一次性的免费变性,作为我们的资产?我们的离退休老同志有多少加入了地方保险,有多少加入了事业保险,有多少加入了企业保险,有多少还没有加入保险,要加入的话需要多少钱?我们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起来还需要多少钱?这都需要做一个测算。也就是说,我们真正要按照一个企业去运营的话,现有的条件和运营模式,到底具备不具备转企的条件?这些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和应对。总之,我们要切实做好事业单位改革前期的各项准备工作。

四、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推进深化内部企业化改革。虽然我们现在大帽子还是事业,但是我们要加快推进我们的内部企业化改革。这里面有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各局院要为我们突围出来的企业创造条件,全力以赴支持这些企业,让它们真正意义上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轻装上阵,到市场上去拼搏。遗憾的是,今年我们几个控股公司大都完不成任务,为什么?需要认真反思。前几年,我认为这些公司的市场意识都比较强。可是这几年有所倒退,有时候首先考虑的是级别。考虑级别不能说不对,但如果你把它作为追求的目标而不是追求企业价值,不去全力面对市场这样一个目标,那肯定不行。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去支持企业的发展呢?我想,一是要规范董事会建设。现在一些企业的董事没有尽到责任,发挥不了多少作用。所以,对这些剥离出来的企业要重新建立和规范董事会的结构,董事可以是专职的,也可以纳入总局的干部管理系列。一些老同志、有经验的同志,可以担任独立董事,干部级别不变,但是得负起责任,不能是你去了说一说就完事,企业该怎么做还怎么做,那不行,必须按照权责签字画押。二是要建立激励约束机制,局院长是事业单位的,你的薪酬以后恐怕应比企业负责人的低一些,这样说你们局院长可能都不爱听,但你们有事业费,虽然你们的责任也很重。我们还是要创造条件让突围出去的企业更加市场化,包括资本金的支持,使企业自我生存、自我发展的能力更强。但是回过头来讲,我们的支持也不是无条件的,企业如果老亏损、完不成任务,那就得实行退出机制。我想,如果我们的企业都强大了,将来我们转企改制就有了物质基础和精神基础,甚至精神基础更重要。

现在有一种现象,就是前面我讲过的,大家不愿意到企业去任职。所以我想,以后我们要适当减少局院的领导班子职数,加大对企业的支持,着力打造适应市场需求的企业和产业公司。再往深说一点,要建立起“集团总部——产业集团公司——骨干企业这种产业链模式,而不是集团--局院--产业公司这种管理模式。可以先搞改制试点,总局给试点单位提供支持。另外,对企业职工的身份等问题,退休了怎么办,正常的升迁尤其是老同志级别待遇怎么办,要有一个专门的办法和规定。我跟杨玉坤同志也说了,正元地信到北京了,员工使用招聘要一视同仁、要社会化,你招人不一定要解决户口,但要交五险一金,原来从局院来的人,你可以退到局院去,局院必须无条件接收,我们局院长要有这种度量和胸怀,要有大局意识。

五、改革要注意处理好与发展和稳定的关系。前些年我们走了很多的弯路,这边轰轰烈烈地干,那边也不管人家了,造成了一些群体性事件。这个问题处理不好,改革就很难往前推。关键是要使改革的成果让经营者受益,让职工受益,让离退休老同志受益,否则谁愿意改革啊。所以,各局院要统筹一下这个问题,看看在这几年能否通过发展、通过矿权运作,把历史遗留问题解决一些,把离退休老同志的问题解决一些,把职工群众的生存环境解决好。我们自己勒紧裤腰带,哪怕利润少一点,我觉得对未来的发展是有益处的。但是要有个度,不能无止境的,所以将来还是要做好一些功课,实行事企分离和物理隔离。另外,对安全与质量问题需切实引起高度重视,今年晶日公司出了火灾事故,山东局发生了工亡事故,足以敲响我们的警钟。

  六、关于改革的组织问题。我想,首先要成立一个改革领导小组,这个小组得认真扎实干事,包括各单位的领导也要参加这个小组,合理进行分工,一方面要对上争取政策,一方面对下推进改革,包括对新成立的一些公司怎么运作,决不能再按传统办法进行管理,要通过改革注入新鲜的活力。这里需要提醒,混合所有制发展问题,你要稍不留神就可能把自己也“混”进去,尤其是决策经营者,所以大家立场一定要坚定,要坚定搞好国有企业的信心,坚定搞好冶金地质的信心,坚定地站在维护国有企业、国有资本的立场上。你是国企领导人员,千万不要因小失大,千万不要越红线。我们鼓励和各种所有制进行混合,共同发展,但是一定要守住底线。

明年1月中下旬我们要召开职代会和工作会议,会上要研究确定一些事情,包括对干部的考核。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干部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薪酬能高能低,我看现在我们在最后一条上还勉强做到了,但员工能进不能出,干部能上不能下。我们有些干部把企业做的亏得一塌糊涂,却逍遥、踏实,还常说风凉话。我最近说了,这个事情没完,还得按照我们过去的要求做,我们的干部不是终身制的,是聘用制的,一聘三年。三年之后你原来什么级别就是什么级别。我任总局局长已经两年了,也观察了不少干部,你给我提意见没有任何问题,但如果你阳奉阴违,自觉得很了不起,工作做得一塌糊涂,那我们就要采取组织处理措施。我希望你们大家认认真真地干好自己的岗位工作,维护好本单位的发展,尽好应尽的职责。总之,干部能上能下的事我们要解决,员工能进能出的事目前还不太好解决,我们鼓励他们出来发展。

同志们,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需要风雨同舟。现在央企在重组,国企在改革,我们何去何从得靠大家的共同努力。我对冶金地质的发展还是非常有信心的。监事会季主席到总局来,说了很关键的一句话,他说你这个单位账面的利润不多、账面的资产也不多,但是你们的潜在价值很大。希望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共克时艰,为打造以地质勘查为基础的矿业集团,为实现冶金地质人的矿业梦,努力发挥我们每个人的作用。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中央企业。